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電話:0553-5849208
傳真:0553-5849356
地址: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
   鳳鳴湖南路10號
郵編:241006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蕪湖國藥傳奇十六 國藥進入湯溝鎮(《大江晚報》、《安徽商報》)
發布時間:2015/2/5  來源:《大江晚報》、《安徽商報》  閱讀:3795 次

1943年5月的一個夜晚,一個自稱姓葛的人叩開了原蕪湖集益里20號的大門,這座掛著“江蘇省駐蕪民船同業公會”招牌建筑的主人是俗名楊老九的楊大炎。來人說,請楊會長到汪公館。不一會兒,兩輛黃包車在夜幕中向著汪公館駛去。

蔡汪秘密協議

 在蕪湖堂子巷內燈火輝煌的汪公館里,接待楊大炎的有兩個人,一是日本人楠木椿,簡稱楠木,他是日軍管轄的利記雜糧部和蕪湖軍糧統購委員會的高級顧問、駐蕪登部隊即后勤部隊的最高長官;另外一個是汪子東。這位南京偽政權首腦汪精衛的親信,此刻擔任汪偽總力社蕪湖分社社長,又是蕪湖軍糧統購委員會主任,手握了蕪湖一帶米面糧油的購銷大權,故當時民謠所說,“要想米價松,掰倒汪子東?!?/span>

楠木和汪子東要楊大炎到江北無為縣湯溝鎮去一趟,因為他們知道楊大炎與新四軍七師的貨物貿易局局長蔡輝關系非同一般。人們不禁要問,蔡輝何許人也?蔡輝,原名蔡志倫,1913年生于上海市南匯縣萬祥鎮,193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1年2月,沙洲縣即今張家港市抗日民主政府成立,蔡輝擔任縣長。

這期間,他結識并影響了沙洲錦豐鎮的富商巨賈楊大炎,指令他以江蘇省駐蕪民船同業公會會長的名義在蕪湖成立了“運通運輸行”,成為中共在敵占區從事貿易運輸的秘密機構。同年10月,蔡輝由華中局調任新四軍七師所屬的皖江行署財經處副處長兼貨物貿易局局長。他在七師政委曾希圣的直接領導下,以安徽無為縣湯溝鎮為基地創辦了經濟貿易特區,即在湯溝鎮開辟商埠,發展貿易,由單純地與敵占區進行貿易,擴大到與敵占區、國統區的雙邊貿易;由單純地與商人貿易,擴大到與敵人貿易機關進行有利于我的貿易;不僅允許敵占區的資本家、地主到根據地來開展貿易,而且還和資本家合作,到敵占區興辦企業賺錢牟利,搞活了根據地的經濟。這充分顯示出蔡輝在經濟和統戰工作上的大智慧、大氣魄、大膽略、大手筆。據有關資料記載,自蔡輝擔任局長之后,七師上繳軍部的資金呈跳躍式增長:1942年為74.9萬元,1943年為191.78萬元,兩年款項共折合大米1.18萬擔,1944年上繳軍部的款項折合大米8.3萬擔。誠如后人評價,蔡輝是“經濟奇才,屢建奇勛?!?/span>

楠木和汪子東找楊大炎的真實目的是想通過他同蔡輝做物物交換的貿易,因為自1941年日軍發動太平洋戰爭之后,伴隨著戰線不斷擴大,米糧等必需品的存貯十分匱乏。而產糧的主要基地又在新四軍和國軍控制的區域內,完不成任務的楠木和汪子東為此遭到日本司令總部的嚴厲訓斥。如熱鍋上螞蟻的他們,急切地想尋找一條捷徑,即同新四軍進行米糧交易。

楊大炎湯溝鎮此行果然不負楠木和汪子東的重托。1943年12月底的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一輛掛著日本太陽旗的小軍艦從蕪湖悄然溯江而上,駛進了無為縣湯溝鎮鎮南的江面上,按照事先約定鳴笛四聲后,只見一艘小汽輪向著日艦開去,兩船在主航道上靠攏。一個身著對襟式布紐扣便服、足蹬圓口黑布鞋的男子,在日艦上的主人汪子東邀約下輕步躍上甲板。他就是經七師政委曾希圣和敵工部部長段洛夫親自批準前來談判的蔡輝。經過一番唇槍舌劍般的交鋒,蔡汪的秘密協議終于達成。雙方的交易內容是:我方以糧食和山貨作為支付手段,其中糧食占70%,山貨占30%。對方為我方采辦三類物資,第一類是軍火物資占總額的30%,第二類是統制物資也占30%,第三類是藥品和食鹽等一般物資占40%。蔡輝還當面告訴汪子東,現在我軍急需西藥盤尼西林即青霉素和張恒春等大國藥號制作的斷血流、行軍散和三七片。

藥號來了新人

汪子東一回到蕪湖,即向高級顧問楠木椿做了匯報,楠木椿連聲稱贊:大大的好。第二天,汪子東和張恒春藥號的老板張健卿、經理謝某通了電話,說要來藥號做客。為任鳳昌強行入股一事而焦慮多日的張健卿,認為汪氏無事不登三寶殿,更感到雪上加霜。頭頂一口鍋,是禍躲不過,張老板豁出去了,當即口頭表示熱烈歡迎。隨后,汪子東便同汪偽蕪湖縣縣長蔡羹舜來到了張恒春,說是要推薦一個人到藥號來做事,此人姓葛,是他的手下,也是小同鄉,別的本事沒有,但外交能力甚強。惴惴不安的張老板這才放下心來,他不動聲色地向汪蔡二人說了任氏想參股,進而把藥號改為股份公司的事情,當即被這兩位大人物否決。張健卿雖然沒有喜形于色,但心花怒放。據史料記載,當晚,他和謝某請了汪蔡二人“吃了一次燕窩席,估計就要花費三百多元”。

幾天以后,一個衣冠楚楚、器宇軒昂、留著大背頭、胸掛鍍金懷表的青年男子來到了藥號,他就是汪子東推薦的葛某。用張家后人的話說,“葛某不像是來搞藥的,倒像是個外交官?!彼煥?,就被張健卿任命為總賬房,掌管著藥號的經濟大權,連總管事謝某都要讓他三分。不久他又被擢升為副經理。在擔任副經理后,此人除每月兩次查閱藥號賬目之外,都整日在外交際。店員們和張家的人雖對他有些反感,但對他的銷售業績也不得不佩服。因為藥號每月經他的手都售賣出大批量的恒制斷血流、行軍散、三七片等中成藥。

原來,葛某是蔡汪秘密協議的一枚棋子。他的職責是將新四軍乃至大別山區的國軍所需要的中西藥品籌集齊備,然后轉運至蕪湖中山路集益里20號“運通運輸行”,再由這個中共設在蕪湖的地下交通站大搖大擺地運往無為縣湯溝鎮。

有必要介紹一下湯溝鎮。湯溝鎮地處皖中,因鎮上姓湯的人居多,故名湯家溝,位于無為縣城的東部,南瀕長江,與蕪湖繁昌縣隔江相望,北依裕溪河,東接二壩鎮。在抗日戰爭時期,湯溝鎮是皖中地區的門戶,也是新四軍七師的經濟特區。當時全鎮有米市三十多家,商店百余家,每日??看喚偎?,來往商販數千人。商貿之盛,被時人稱為“小上?!?。

蔡汪秘密協議以后,新四軍和國軍急需的鋼材、銅材、電訊器材、醫療器械等軍用物資、軍民需要的中西藥品、食鹽布匹等生活用品就通過這個被稱為小上海的湯溝鎮源源不斷運進了新四軍的皖江根據地和國軍的大別山根據地。而盛產于大別山的中藥材,如茯苓、靈芝、天麻、麝香、葛根、杜仲、蒼術等也由專人運送到湯溝鎮,通過運通運輸行的船只直抵蕪湖張恒春石階碼頭。用當時的藥號店員的話說,“張恒春復業之后,生意從來沒做得如此風光過?!?/span>

抗戰勝利狂歡

除汪子東之外,日本登部隊的高級顧問楠木也來過張恒春,曾當著藥號老板和經理的面稱贊張恒春的藥地道奇效,并要張健卿好好地經營,如有人上門尋釁可來找他。人們不禁問到,身為侵略軍的官員為何對張恒春情有獨鐘呢?

有的店員猜測,或許是藥號的藥品曾治好過楠木的隱疾,但更深層次的是建國后披露出的史料所道出的原因。據時任新四軍七師供給部部長、蔡輝的上級葉進明回憶:楠木曾是日共黨員,對日軍在侵華戰爭中血淋淋的屠殺十分反感,厭戰和反戰情緒十分濃烈。但他隱藏得很好,被日軍派到蕪湖監督汪子東收購軍糧,支持和下令汪子東同新四軍進行米糧貿易,他也曾數次秘密地到達湯溝鎮,吃住在新四軍機關招待所——“仁和飯店”。這期間,曾留學日本的新四軍七師敵工部部長段洛夫用嫻熟的日語和他做過長談,楠木公開地說:“中國人民是正義的。有了中國共產黨領導,這場戰爭的最后勝利,必定屬于中國人民!”自與段洛夫接觸后,楠木不時地為新四軍提供重要情報,并多次營救我方被俘人員。新四軍貿易總局的干部王漁、朱革等五人不幸被捕,因王漁腰中有一支手槍被日軍發現,當即以新四軍重犯被押送到安慶、嚴刑拷問。在蔡輝要求設法營救的雞毛信到達蕪湖之后,楠木親自出面來到安慶,一口咬定這五人是日軍登部隊的雇員,并以本人的名義擔保,使五人很快獲釋。楊大炎由于叛徒的出賣,被汪偽在蕪湖的特務機關號稱魔窟的“十一號”盯梢而被捕。楊氏守口如瓶,堅不吐實,使十一號無大的把柄可抓。又是楠木指令汪子東出面花錢作保,使楊大炎大搖大擺地從魔窟中走了出來。在抗戰勝利前后,楠木與日本駐蕪湖部隊最高長官吉村商談妥當,把大批日軍武器彈藥運送給新四軍七師,僅輕機槍就有40挺,子彈數十萬發,武裝艦艇兩艘。他本人在1945年8月15日后也與五名日本醫官投奔到新四軍七師。以后他與汪子東都返回到日本。臨別時,吟唱的詩為:“日本晁卿辭帝都,征帆一片繞蓬壺。明月不歸沉碧海,白云愁色滿蒼梧?!?/span>

1945年8月15日,裕仁天皇下詔日本無條件投降,在消息尚未全部公開之前,從楠木和汪子東處回來的藥號副經理葛某,首先把這一天大的喜訊告訴了張健卿。這個從不喝酒、世代受盡日本人苦頭的張家第五代傳人當即要店員端來一杯藥酒,一口飲了下去。他喜極啜泣地說,“抗戰報捷日,金龍狂舞時?!?/span>

張恒春藥號上下立刻忙活起來,他們在綁扎兩條騰龍,一條叫金龍,一條叫銀龍。張健卿吩咐這兩條騰龍一定要別出心裁、開人眼界、價格高昂、長樂未央。于是,綁扎的金龍以鹿茸為龍角,以虎爪為龍爪,以燕窩為龍鱗;而銀龍也以鹿茸為龍角,以虎爪為龍爪,所不同的是以銀耳為龍鱗。在全城慶賀抗戰勝利大會之后,張恒春的兩條金銀龍在蕪湖城各地狂舞,一時萬人空巷,傳為美談,時人評價,“張健卿是出自內心的狂歡,如此金銀龍的出現是蕪湖城亙古未有,恐怕也是空前絕后的事情?!?/span>

張恒春老號店堂

 

蕪湖張恒春藥業有限公司
電話:0553-5849208 傳真:0553-5849356
地址: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鳳鳴湖南路10號 郵編:241006
皖ICP備15023079號-1

皖公網安備 34020702000356號

張恒春國藥官方微信 敬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