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電話:0553-5849208
傳真:0553-5849356
地址: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
   鳳鳴湖南路10號
郵編:241006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蕪湖國藥傳奇九  曾帥垂青張文金(《大江晚報》、《安徽商報》)
發布時間:2015/1/16  來源:《大江晚報》、《安徽商報》  閱讀:3778 次

公元1867年5月,設在狀元坊口的張恒春新藥號開張不到幾個月,蕪湖縣衙門一干差役就手持封條,闖進了店堂,聲稱要緝拿發匪余黨,封店究責。一個差役還冷笑道,小小藥店竟敢與曾國藩大帥的湖南會館分庭抗禮,隨即,兩張封條封住了藥號的大門。人們不禁要問,這其中的原因何在?

曾國藩倡修湖南會館

說到會館,懂歷史的人都知道,中國的第一家會館是由一個名叫俞謨的蕪湖人在公元1403年(明永樂元年)創建的,地點位于南京,時為明朝的京都,其會館的名字叫“京都蕪湖會館”。明清時期蕪湖的會館很多,其中蕪湖城的湖南會館雖然不能算是這個江東巨埠的最早會館,卻是最有來頭的會館。蕪湖的湖南會館原建在青弋江南岸觀音橋后的禹王宮內。據《縣志》記載,“因兵燹毀,所有屋宇倒塌不堪?!逼礁刺驕院?,有人想在舊址上恢復原貌,又考慮到離城中心路途遙遠,交通不便,就特地趕到金陵向時任兩江總督的曾國藩請示。

曾國藩,因在1864年7月攻破天京,被清廷加太子太保,封一等侯爵,人稱曾帥。曾帥當即指令,就在蕪湖城內最著名的狀元坊巷口重建會館,他還提議由他和出生于湖南衡陽的時任水師提督、兵部右侍郎、人稱彭帥的彭玉麟牽頭,會同湖南“同鄉官紳商學水陸員弁捐貲”,興造新的湖南會館,奠基時間定為公元1866年5月,這時張恒春的新藥號竣工在即。

湖南會館的李姓負責人,接到曾帥指令后,意氣揚揚、躊躇滿志地來到狀元坊口購置了整個“西門外昇平鋪基地”,聲言會館大門要面朝大街,右抵狀元坊巷,左抵自墻,前抵河沿,后抵狀元坊橫巷,同時還要修筑一個石階碼頭,碼頭的左邊還要建造一座體現湘人歷來尊重知識、崇尚文化精神、專供文人墨客燒毀文字紙張的惜字爐。其聲勢、規模、來頭,全城會館,一時無出其右。

在勘探會館新址之際,李姓負責人看到對面那緊臨大街即將竣工的張恒春新藥號的巍峨門樓,不禁面露慍色。李氏當即喊來蕪湖縣衙門縣丞即副縣長的王某,請他傳令,張恒春的門樓立即退后三丈。與張文金較為熟稔的王某此刻也犯了難,張恒春新藥號建造在先,門樓已成,著令張老板拆除,于情于理都難以啟口。再說,此煌煌門樓砌筑資金不菲,再造資金由誰擔當?但是有著大來頭的湖南會館吩咐,又不能不執行。于是,王某以試探的口吻問李某,此拆除再造的資金能否由湖南會館承擔半數,如此做,用佛教的話來說,是個自利利他的事。李某當即喝斥道:我也可用一句佛家語來回應,叫做“自作自受、自業自得”。縣丞王某見李某的話說得如此決絕,就不得不到張恒春把湖南會館李某的意思傳達給張文金。張老板說,李某以大欺小、以強凌弱、以官壓商,他說我們建造的門樓是禍由自取,恰恰相反,是禍從天降。

縣衙門怒封恒春大門

縣丞王某回到縣衙門,向沈姓縣令報告之后,縣令沈某說,如此煩擾之事,為何落到我沈某人的頭上?我沈某身為蕪湖的父母官不能叫本縣的士商農工涓滴利益受損,但朝廷重臣曾大帥的指令我又如何應付?張恒春是本埠乃至大江南北著名之藥號,古語曰,“人為本,糧為先,藥為安?!北鞠亓鈐諶绱飼榭魷?,又如何勸告張恒春退后三丈?這時,一向為沈縣令倚重的師爺唐某出來說話了。唐某何許人也?他是十多年前曾被徐文田用彈弓射瞎了一只眼睛的蕪湖縣令的兒子。

獨眼龍唐某冷笑著說,此事既難也不難。說難,張恒春門樓建造在先,天大的理由都難能要他拆遷。說不難,點滴小事都能叫他必拆無疑。古語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何況張恒春老板還有罪呢?據卑職近年來的偵訪,張恒春老板張文金包庇了太平軍的兩大罪犯,一是化名“張茂公”的滕茂公,他是發匪首領洪秀全天京樂府的樂師;另一個是化名“張文田”的徐文田,他是發匪隊伍中的“紅郎中”,也是射瞎我右眼的兇手。要想叫張恒春門樓退后三丈,就不能正面說理,必須釜底抽薪,點中穴道,如今張恒春的穴道就是包庇藏匿發匪余黨。沈縣令如果以此罪究責于張文金,張恒春的門樓不是讓三丈的問題,而是存不存在的問題。說完,獨眼龍唐某把一份有關滕茂公和徐文田的歷史卷宗遞給了沈縣令。

縣丞王某此刻噤若寒蟬,默不作聲。沈縣令說,既然如此,我等也可義正辭嚴地查封張恒春了。于是,一干差役如狼似虎地直撲到張恒春的店堂中。見滕徐二人不在藥號內,就將張文金強請到蕪湖花街北面的縣衙內,聽候發落。

在詢問時,張文金對沈縣令和王縣丞說,此事因湖南會館而起,卻用包庇發匪余黨為借口,令我痛心,令我悲憤。倘若兩位縣臺大人明察秋毫,不妨勞駕你們和我以及有關人士向當今人稱“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為師為將為相一完人”的曾大帥當面討教。而今張文田在金陵湘軍兵營中治療傷員,張茂公也前往金陵為湘軍運送一批治療跌打損傷、傷寒雜癥的藥材。沈、王二人對視了一下,點了點頭,異口同聲道:此法甚妥。湖南會館的負責人李某,也贊同這個建議。于是,李某和沈縣令、王縣丞率領唐某等一干人馬,乘一艘升帆的木船,順江而下,向著曾大帥的大本營所在地金陵城馳去。

金陵城曾帥公正裁決

金陵城的大帥府,氣派宏大,森嚴壁壘,設有五道門崗。而每道門崗上都有十來個持刀執戟的將士橫眉怒目、吆五喝六地站在那里。戈劍在陽光下閃著逼人的寒光,武士的盤問則頤指氣使、咄咄逼人,令小縣城來的沈某等人不寒而栗。在曾府管家的引導下,蕪湖的一干人馬來到了曾國藩的客廳。管家告訴他們,曾帥午睡未醒,請各位靜候。沈縣令和王縣丞、唐某屏住氣息,動都不敢動,甚至連經常出入曾府的湖南會館負責人李某都顯得規規矩矩。唯有草野出身、戴罪進府的張文金,靜靜地坐在那里,仰頭望著窗外那翱翔在藍天白云處的幾只飛鳥。不一會兒,張文田和張茂公,套著枷鎖被人押送進客廳。唐某一見到兩人,連忙喝斥道還不跪下。未等到他的聲音落地,只聽管家高喊:大帥到。為人威重的曾國藩從屏風后步了出來,這個“美須髯、目三角有棱”的大帥目無余子地坐在帥椅上,許久許久地不發一言,只用他那釘子般的眼睛掃視著客廳中的來人,“令見者悚然”。

二十分鐘過去了,曾帥的金口開了,他指著張文金問道,你就是張恒春的老板?張文金點頭稱是。曾帥又指著兩個套著枷鎖的人問道,你為何收留他們。張文金不緊不慢地答道:二人都是有才之人,一個是樂師,一個是醫師,全憑手藝謀生。樂師擅長各種樂器,吹拉彈唱俱會,被強擄到發匪之中。醫師善治跌打損傷,被逼無奈投身發匪。如今二人又被我差遣到大帥的湘軍軍營中服務。據說,頗得湘軍病員之稱贊。

曾國藩哼地一聲,說道:你收留二人難道不計后果嗎?治你包庇藏匿之罪綽綽有余,不僅你張文金身家性命有虞,而且張恒春事業也會因此了斷。張文金答道,小人草野出身,但識人眼光還不能算是太膚淺,此二人并無罪孽,且才華橫溢,當今朝廷和醫界亟需人才,這正是文金收留二人的緣由,如果文金有罪,全憑大帥一言為定。

張文金話音剛落,唐某突然站了起來,高聲吼道,此二人是發匪逆黨,張文金包庇藏匿多年,這三人都當治以重罪。曾大帥怒喝一聲:放肆,給我掌嘴!只見曾府的兩名差役走到唐某前,連摑了他十來個耳光,然后把這個獨眼龍推出廳外。

這時,曾帥又開了金口,本帥馳騁沙場多年,所見都是刀光劍影,所聞都是人喊馬嘶。今天我倒要領略一下樂師的樂藝,《詩經·小雅》有言“伯氏吹塤,仲氏吹篪”,你們能當眾演奏嗎?他著令差役解開了文田和茂公的枷鎖,并從后堂里取出來一個古塤和一根古篪。

于是,茂公捧起了古塤,文金拿起那管古篪。有必要介紹一下塤和篪,它們都是中國最古老的吹奏樂器,距今大約有七千年的歷史。塤,讀如熏,陶制而成,瓶底六孔,形狀多樣,亦稱“陶塤”。而篪,音同池,以竹制成,類似笛,也為六孔,早在商周時代就成為宮廷中最典雅的樂器。曾國藩大帥的提議顯然是有著深意的。

文金和茂公的吹奏開始了,他們吹奏的是中國十大古典名曲之一的《漢宮秋月》。曾帥的客廳頓時靜寂無聲,一縷天籟之音悠悠地傳開。那音色古樸、深厚、低沉、神秘、悲凄,仿佛天地之間一切成空,只剩下傾聽者的一腔幽魂。伴隨著這嗚咽哀怨之聲的蕩漾,一個哀婉迷人、綿綿不絕的意念和生命在上、滄桑在下的境界,向著傾聽者撲面而來。從來不動情甚至兵敗南昌投水自殺也毫不動容的大男人曾帥,此時也不禁灑下兩行老淚來。

曾國藩在演奏完畢后,做出三條指示:一是張茂公和張文田恢復原姓滕茂公和徐文田。二是張文金吐屬不凡、樂藥皆通,是難得的人才,今后本帥所屬的湘軍醫藥保障事宜都掛靠在張恒春了;徐文田著令他仍留在金陵為湘軍傷員療傷,張滕二人回蕪著力經營張恒春;三是湖南會館要謙卑處事。他還親手批示:“湘人一向尊崇醫,會館讓他三丈一?!庇謔?,湖南會館的大門從長街街面讓出了三丈一尺的土地,退到了昔日中長街小學即今日的職校附近。

人們不禁要問,素來爭強好勝的曾國藩為何有如此舉措?原來曾帥一向把自己看做是風鑒人物,是能夠看人相的,或者說,他把自己看作是伯樂,是能夠識人的。他常說,有大氣魄的人不生閑氣,有大能耐的人不逞小能,有大眼光的人不會迷眼。事后,他曾跟部下說,本帥在屏風后觀察到戴罪進府的張文金,竟然還有心情仰觀藍天白云,就憑這一份坦然自若、從容淡定便是少有的大家風度。更難能可貴的,本帥問之以是非而觀其志,窮之以辭辯而觀其勇,告之以禍難而觀其義,張文金吐屬不凡,其志勇義都屬人之上品,此等人大清王朝不保誰保,此等藥號大清王朝不護誰護。

回到蕪湖的張文金和滕茂公也非常知趣,他們對張恒春手下的伙計說,“爾后看病是湘軍,恒春不收錢一文;爾后買藥是貧家,恒春藥利不可加?!本菟?,張文金在一次酒后,念及塤、篪曾感動過曾大帥的往事,就對子孫們說,張恒春枯木逢春,幸遇貴人,后生的名中一定要有帶塤帶篪的。不久,這位蕪湖張恒春的當家人就辭世了,他的長子張光庭牢記父訓,在其長重孫呱呱墜地之后,就取了個泰篪之名,意為“否極泰來,功德篪塤”。

 狀元坊口張恒春老號經營中藥宣傳單頁

 

蕪湖張恒春藥業有限公司
電話:0553-5849208 傳真:0553-5849356
地址: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鳳鳴湖南路10號 郵編:241006
皖ICP備15023079號-1

皖公網安備 34020702000356號

張恒春國藥官方微信 敬請關注